森山知夏

[一只自暴自弃的冰柠檬虾]

性转!性转!性转!
所以应该是……豪勇七娇龙……?×××
啊想看帅气的姑娘们耍枪orz

【世海/半欢脱】脱力啦,医生!④

[※原名我和我指导医生的迷之日常,因为魔性日常脑洞太大改成了毒性更强的名字]
[※无厘头魔性向画风注意]
[※OOC可能]
[※都被学医耽误了诗歌事业(不)]
[※灵感来自好多年前的迷之笑话]

[记一次难过透顶的手术培训会]

[猫田麻里]
屋子里有很多人
有佐伯教授和渡海医生
还有高阶医生和世良医生
结果突然就停电了
一片漆黑
大家先是乱了一阵
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啵~”
“啪!”
于是我赶紧去门口拉电闸
来电了
大家面面相觑
高阶医生的表情有些不自在
但是好在各位又继续干活了

[高阶权太]
我可真是受够了佐伯外科了
刚才停电了
于是我听到渡海亲了世良
“啵~”
佐伯教授一定气坏了
我猜他一定是想打世良
“啪!”
结果因为太黑了
这一巴掌打到了我脸上

所以我可真是受够了佐伯外科了

[佐伯清刚]
现在的新人可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我只听人私下说
世良雅志对征司郎有意思
没想到今天趁着屋里漆黑一片
他竟然亲了征司郎
还好征司郎还了手
打了世良一巴掌
干得好,征司郎

[世良雅志]
刚才屋里竟然无缘无故停电了
然后我的导师就亲了我!
糟糕的是,佐伯教授也在场
所以我的导师挨打了
不知道疼不疼
我觉得我应该负责
所以我决定要追他!

[渡海征司郎]
这世界真是太美好了
我为什么这么开心
还有什么时候能让我这么快乐
我一边当着教授的面
亲了我喜欢的后辈
一边顺手给了同事一耳光

想要发车结果发现共享链接不能用了orz
用表情包挡一下看看能不能蒙混过关
要不然等我一个一个去开授权那怕不是都不用睡觉了orz好难过

依旧是见习小天使世良和小恶魔渡海的脑洞• ・*・:≡( ε:)
世良:遭了,是心动的感觉
p3是一个终于准备正经穿衣服的渡海33

【世海/半欢脱】脱力啦,医生!③

[※无厘头魔性向画风注意]
[※OOC可能]
[※一个被学医耽误了诗歌事业的世良(不)]
[※新增渡海医生视角,吐槽慎入]
[※可能有少量高海]

[Side A:世良雅志]
我是世良雅志
今天我依旧是个苦命的研修医
在两个前辈中间
挣扎

高阶医生告诉我
成功率当然大大的有
就是有一点不确定
“什么?”
“就你那个麻烦的导师。”

我的导师渡海征司郎
他一副臭脸
不咸不淡地告诉病人
大意就是
没错这个手术就是天天出事故
另外一种意思就是
“小子,你快死了”

在他的字典里
有再一再二
那就有再三再四
“我只是陈述事实。”
陈述什么啊!
先生你这是威胁患者喂!

我的导师喜欢钱
我的导师喜欢打赌
所以我每天还有一个日程
就是看他和同僚斗嘴
再赌钱
这丢死人了
我和高阶医生熬夜做了个小动画
他过来了
他把小动画给删了
可把高阶医生气坏了
于是他俩打了起来
这不能怪人家高阶医生
你自己想想
如果你刚写完的假期作业
让你同学给扔了
那要是我立马掐死他

于是高阶气坏了,说他
“你这样的人不是医生。”
我导师好像也很生气
结果他说
“你这么夸我,我会害羞的。”
诶,等等……
什么?
“世良……你怎么了,发烧了?”
“高阶医生,我,我没事!”

每天都是决定命运的时刻
因为我们是医生
这个时候有的需要准备
有的很突然
就好像这回
我刚吃了块软糖
我导师突然说
“快去,一会做手术”
诶??!

做手术的步骤很简单
至少在我们这儿是的
只需要我导师一个人忙
大家看着
然后鼓掌

所以我要跟你们安利我们先生
一个瞪谁谁怀孕
一句话叫停bgm的男人
满身是刺
但是有点萌
而且在他和高阶医生同时看镜头的那一瞬间
“完毕。”
抱歉我要站一秒你俩的cp
“邪魔,不要想一些没用的。”

我还是世良雅志
最近过得还是不好
而且更诡异了
总觉得有人在背后议论我
似乎整个科系都认识我了
终于有一天
我和大家坐在一起吃饭
听见了别桌护士说的话
“诶你看,让那两个长得好看的大夫为了他动手打架的,就是这个小子。”
哟西
我成了一个大玛丽苏

[Side B:渡海征司郎]
我是渡海征司郎
是一个麻烦鬼
今天的麻烦鬼不是我
是我们教授佐伯清刚
他和别的医院的教授闹事
他俩斗气
他俩拉票
我们受苦
病人遭罪

我都烦死了
可是佐伯教授还在四处溜达
还顺路一路吃

因为那个总出毛病的玻璃胶枪
大家都不高兴
尤其是那个高阶权太
我怀疑他学医之前是口才班老师
简直就是手脚不识闲
天天捅娄子不说
还勾搭我的小徒弟
总拿他的病人开刀
这会儿还和他互相传一颗心脏
给我带的这傻孩子乐坏了
“诶,真好,和真的一样诶!”
哼,好什么
他的那是假心
我把我的真心给你!
“诶,啥……?”
“喏,自己拿!”
“别别别,先生你先把扣子系上!”

高阶医生,我告诉你
我很不高兴
所以我要气你
所以我真的这么做了
我拆了他的台

道理我都懂
大家都写论文
可是写论文就要熬夜
熬夜就不能睡觉
我要睡觉
所以我不写
我就不写

我强烈建议教授把检查科都开除了
因为每一个病人手术之前
都塑料一样得好
一上了手术台
因为没好好检查
总会出一些别的毛病

“怎么办,渡海医生!”
“先生,求你救救他!”
所以要我说
你们还研究个什么劳什子玻璃胶枪
还不如克隆一批渡海征司郎
“喂……会烦死人的”

就好比半杯水
你们看到的是一般有水
我看到的是一半空了

于是今天我就又来了
手术?手什么术!
与其说是我做手术
还不如说成大家麻了爪
然后看我耍特技
多亏麻药打的分量足
要不然你们总是在手术台上大吵大叫
还不把人弄起来

希望你们不要声张
要不然患者醒了怕不是会告我们的状
因为他们麻得死死的
而我和高阶医生在互相开视频

我的小徒弟世良雅志说
这太了不起了
可是这有什么
我既然能一边吃饭一边打游戏
我就能一边做手术一边开视频

然后两个手术室
我和高阶医生来回折腾
为了帮他忙
我还给他又弄了一把那个玻璃胶枪
于是我看到高阶权太就像只小刺猬
烦我烦到爆炸
但是这会儿感动到眼泪汪汪
别客气
毕竟你对我的人这么好

做手术是好事
因为有钱收
还有玩命夸我的世良
“先生先生!你是神仙啊啊啊!”
又是kirakira的眼睛
我其实也想夸他可爱
所以为了表达我的心情
我说:
“邪魔。”

见习天使世良×小恶魔渡海
可能会画成系列的小脑洞

用live portrait maker m捏的orzzzz
假装自己捏得很像×
💚💛💙❤️💜

【世海/半欢脱】脱力啦,医生!②

[※无厘头魔性向画风注意]
[※OOC可能]
[※一个被学医耽误了诗歌事业的世良(不)]
[※新增渡海医生视角,吐槽慎入]

[Side A:世良雅志]
我还是世良雅志
今天我依旧在当外科实习医生
面对着艰难的现在
还有更加艰难的以后
更可恶的是
我欠了好大的债
我的导师一本正经的鼓励我
“放心,以后也不会好起来的。”
“喂,先生!”
我的导师是渡海征司郎
一个屁股挨上板凳从来就坐不住的男人
歪着,扭着,趴着
还在桌子下踢我
OK,先生您最婀娜多姿
这不是问题,我以前不也这样?
但是讲道理
那时候我才十三
可是先生您现在三十!
于是,渡海医生又踢了我

医院还是很乱
大家还是吵
渡海医生还是挑事儿
最后让我遭殃
从前上学的时候
老师每次一提问
“找谁呢……”
坐在我旁边的女同桌暗恋我
就故意把我的东西碰翻
“喂……你干嘛!”
“噢,世良雅志,就你了。”
现在我工作了
教授想抓个人上手术台
坐在我旁边的渡海医生
我不知道他怎么回事
也故意把我的东西碰翻
“喂……你干嘛!”
没错,这回也一样
“噢,就你了!”
emmmmm我觉得这么下去我会想不开
所以你们最好珍惜我

我可能自带点什么体质
自从我来了之后
参加的大小手术
不管是谁做的
总得出一点什么毛病
一般也是这个时候
所有有资历的医生
左右手都开始筛糠
于是!
我的导师丧着脸
千呼万唤始出来
先生!
救场小王子!
你是我的电!
你是我的光!
“邪魔……又在说什么奇怪的东西?”
不管怎么说
生活没有好转
但是我迷上了我的刻薄导师
所以欢迎你们在看完这集之后
顺便看看他洗衣服
还有他喝啤酒

[Side B:渡海征司郎]
不知道朋友们怎么想得
佐伯外科的确不错
但是实不相瞒
如果我的亲友得了病
我是万万不会同意他来这的

你可知道?
当你挨了一针麻醉剂之后
睡得稀里糊涂
这个时候该我们了
我们来把你打开好好折腾一下
但是主刀都是废物
夜班围成一圈讲恐怖故事都不害怕
这会儿拿什么都手抖
一不留神
“噗呲”一下
你的血就会像可乐塞了曼妥思
然后把大家急得“面红耳赤”
是真的
满脸都是
别担心,你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不过我们的止血纱布另收钱

手术室里的大家会七手八脚地上阵
把许多纱布填进去止血
因为你出血太多了
弄不好你就是欧美电影里的感恩节火鸡

手术室外的大家会吓一跳
拜托
这在咱们这不是经常的嘛有什么可吓的
然后就好像你真的下不来台了似的
这头已经开始了黑锅的传递

这是谁负责的患者?
当然是我的小徒弟
我求你们消停一点
敢不敢不要总祸害他的病人
不过无所谓
我的小徒弟要么会到处找我跑得满头大汗
要么会和旁人讲道理讲得热泪盈眶
“……邪魔。”

我是渡海征司郎
别管多笨的人
我带的人就是我的人
虽然他也笨
但是世良雅志是我带的人
所以世良雅志就是渡海征司郎的人
那你们应该懂这个道理
动我?你们不敢
动我的人?你们不行

信不信由你
反正每次救场的都是我
这很有动力
不仅有收钱的动力
还有一个小后辈kirakira的眼神
你以为我就等着他崇拜我?
俗,俗不可耐
“我不干了,你来”
你懂什么
你不知道这个平时毛手毛脚的小子认真起来有多可爱
虽然他欠了我一大笔债
但是我不介意他跟我留下
拖个一辈子什么的
“先生!我没找到教授啊啊啊……怎么办”
“找什么教授,老实陪着我”
妈妈,不得了了
我可能恋爱了
“……先生?”
“邪魔,别突然凑过来啊你……”

【世海/半欢脱】脱力啦,医生!①

[※无厘头魔性向画风注意]
[※OOC可能]
[※一个被学医耽误了诗歌事业的世良(不)]

我叫世良雅志
是个实习医生
我工作在一个很大的医院
大家都在外科
大家一起
大家治病
大家吵架
在会议室吵
在休息室吵
在手术台吵

只有一个人
他不吵
大家为了他吵
他是谁
他是我的指导医生
渡海征司郎

我的导师渡海征司郎
他不写论文
他整天睡大觉
虽然
他什么都会
但是大家烦他
他长得好看
但是大家烦他
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烦他
“医生……”
“邪魔。”
好了,我知道了
我也烦他

我的导师渡海征司郎
他整天赶我走
我去休息室,他赶我走
我参加学习会,他赶我走
我以为今天他又会赶我走
但是这次他不仅没赶我走
还把心给了我
准确的说
是在手术台上捧起一颗心
大吼道:“我让你拿着!”
我照做了
那颗心还在跳呢
可是你们不知道的是
那颗心是患者的
那个患者是我的

不知道你们平时看不看电视剧
漂亮的女孩子在男孩脸上会留下口红印子
于是我的导师也给我来了一个
“你得留下为了我干一辈子”
说完他举起手
对着我的胸口“啪”地就是一下
一个血手印子
好大的一个血手印子

下了手术台突然就头晕
我怎么了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他拍了手印子的地方离我的心很近
这家伙现在“怦怦”直跳
我在想
渡海医生
既然我接了你递的心
那也务必把我的心也送给你吧!

“邪魔,拿走。”

【靖苏/日剧风现代AU】请参加不婚主义者的婚礼!(4)

【靖苏/日剧风现代AU】请参加不婚主义者的婚礼!(4)
[欢脱向,编辑部设定,日剧风]
[※OOC可能,多视角注意]
[※所以带框框的是旁白嗷]
[※这是一个结婚无关性别的迷之世界观]
【配合食用BGM:你是浪子,别拍岸--my little airport】

【萧景琰的场合】
        所以说……联谊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在列战英和戚猛的怂恿下,一把年纪的我和同样一把年纪的梅长苏被拉上了联谊的酒桌,要说梅长苏也真是厉害,比我小了两岁却和我做同样的工作。
        “怎么回事……都说过了,我是不婚主义者啊。”
        “哎呀,前辈,这是什么话。”要我说,我之所以总批评戚猛,大概也就是因为他不论跟谁都三句话没说完立马勾肩搭背。
        我正坐在列战英和他负责的小作家谢弼中间当着大电灯泡。列战英这家伙说是拉进和作者之间的关系,还特意跑来联谊,结果他们两个倒是聊的开心极了。对面的两个姑娘被晾在那也不闲着,不停地和他们打岔,想套梅长苏和我的联络方式……讲道理,我也是想回家的。
        “周末我去帮你贴网点纸吧?”
        “好啊,早些办好可以一起出去走走的。”
          我觉得他们两个看对眼了。
        “要不咱们换换?”这两个人隔着我这么一个大活人,聊的火热。
        “抱歉噢……前辈。”
        梅长苏的酒量是可以的,而且他意外的受女孩子欢迎。
        “我也并不擅长和女孩子交往之类的……”
        “呀,前辈不会从来都没谈过恋爱吧。”
         听到戚猛这么一说,对面的女生们,有的甚至捧着脸“哎呀哎呀”地诧异。
        我坐在旁边喝着酒,梅长苏看了我一眼,我觉得他一定是等着我说呢。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我也等着他说。
【梅长苏的场合】
        联谊的酒桌上,突然就被人问道“谈过恋爱没有?”
        谈过?没谈?怎么说好像都不太对。
        我想到了当年那个家伙和我开玩笑似的问:“诶,你谈过恋爱没有?巧了,我也没有。”
        现在再一看,当年的那个小子已经成了苦面的领导,端端正正的坐在我旁边喝酒。
        顿时内心复杂。
        于是,我说:“不,我谈过。”
        谁知道这时萧景琰也接了茬:“不,他谈过。”坏就坏在这儿,这种讨厌的心有灵犀还真是要命了。
        “咦?!”
        于是全桌的人注意力都跑到了我身上。
        “噢,所以……”戚猛还没说完,被列战英掐了一把。
        别在意那些细节。
        于是好好的联谊会,就变成了这些文科大男人斗酒……
        后来我们大概是快十点钟才散了,又怎么回事来着?我也记不住了。
        结果第二天早上就看到屋里多了个灾星。
        “噢,早上好。”
        没错,萧景琰竟然霸占了我一半的双人床……啊啊啊啊这个人怎么会在我家?
       “……离开我的床!”